当前位置: 当前位置:首页 > 阿里地区 > 酒醉台北 正文

酒醉台北

2021-05-07 09:35:18 来源:苏州快捷航空票务服务有限公司 作者:萧萧 点击:345次
酒醉台北

  巨才耳闻我有一定的酒量,便催我与之对杯;其实就算巨才不动声色,我也到了无法自我克制的地步了:面对那一次次的台湾文友敬酒,来自大陆的文人似竟无铁血男儿,已然使我感到汗颜,于是我站起来充当了那匹冲锋的黑马,与台湾的文友们一杯杯地对饮起来。

  我的饮酒生涯中,有过三次大醉的记忆。第一次是1982年之春,访问澳大利亚归来,刚刚回到国门广州,就忘我地一饮而醉;第二次,是在1991年之冬,电视台陪同我回访昔日我所在的一个劳改农场时,大概是由于过多的悲楚的往事,一起涌入我的心扉之故,我醉倒在那块我曾付出过汗水和流过血水的土地上。在台北是我20年来的第三次醉酒,仔细究其缘由,我之所以酒醉,不外是出于两岸相隔了几十年,血浓于水的感情因素所至。

  我喜酒而又善饮,始自上世纪50年代,即使是在劳改生活的20年里,我与酒也没有断了缘分。在大雪纷飞的冬日,几杯劣质的白薯干酒进腹,顿感驿路严寒化为乌有。当时,我内心十分感谢大禹的女儿仪狄,如果古代没有仪狄造出使堂堂男儿顿生阳刚之气的琼浆玉液来,中华当少了许多铁血男儿。酒是有情物,因而当我同代的许多文友,因身体健康等诸多方面的原因与酒告别时,唯我仍然嗜酒如初。我何尝不知酒精之害,但是“人求其全何其乐”?也许正是我的这种并不符合时尚的行为准则,才使我留下这次酒醉台北之记录。

  那天是1998年10月28日,是我们抵达台北的第二天,白天的参观已使我感到十分疲累,盛情好客的主人又在晚宴上频频举杯。我们一行的作家中,善饮的莫言、苏童、于华等,都被分在另一桌进餐,与我同桌的王巨才有糖尿病,而被我们一路上称之为“张小姐”的老弟张炜,又属于那种与酒绝了缘分、严格恪守养生之道的文人,这种情况颇使敬酒的友人扫兴。我本来也无意当那匹冲锋的黑马的,因为当天晚上还有朋友从新竹开车来看我,但又想到这是两岸文友的第一次相聚的正式晚宴,如此理性地对待主人的敬酒,不仅有碍文友聚会的火爆气氛,而且有负中国文人的千年风范。巨才耳闻我有一定的酒量,便催我与之对杯;其实就算巨才不动声色,我也到了无法自我克制的地步了:面对那一次次的台湾文友敬酒,来自大陆的文人似竟无铁血男儿,已然使我感到汗颜,于是我站起来充当了那匹冲锋的黑马,与台湾的文友们一杯杯地对饮起来。在我的认知里,中国大陆的白酒度数最高的也不过五十度左右,与之对上数杯,不会出什么问题,因而在对饮中失去了防范(事后才知当天我们喝的“金门高粱酒”,高达七十多度)。加上台北的友人大都善饮,我一下子成了晚宴上对酒碰杯的目标。

  是出于粗心?

  是出于激情?

  也许是两种心绪合而为一的缘故吧,我忘乎所以地贪起杯来。如果我的记忆没有失准的话,好像是台北南华管理学院文学所的一位同行,提议我与他对饮“深水炸弹”。这个名词在大陆是没有听到过的,就是把一杯白酒,沉到台湾产的生啤酒的大杯子里,白酒连同啤酒一同饮下。我已然被酒兴激起,便再无任何一点怯懦之情,一杯杯地与这位朋友对起杯来。晚宴还没结束,我已喝了足有半斤多白酒,再加上混同白酒一块入腹的啤酒,我开始有了醉酒的感觉。这时耳边似听到张炜老弟对我的耳语:“上飞机前,嫂子可是让我监督你喝酒的。”但此刻停杯为时已晚,我只好野马撒缰地任其自然了。

  我是被文友搀扶回宾馆的。在回来的路上,恍惚地记起今晚还有朋友要来。等我走回屋子时,从新竹开了一个半小时的车、专为来看我的友人林韦伶女士,已然在室外等待我多时。我用头脑中残存的一丝清醒,向友人握手问候,并把她让到我的房间里。友人已经看出我已醉酒,便没在屋内久留,匆匆把她送给我和我妻子的礼物交给了我,并询及我的行程中能否在新竹停留,就站起身来向我告辞。我挽留她稍坐一会儿并拼命冷却着我昏昏然的头脑;在瞬间的清醒之际,我把最近在大陆出的一部新书《走向混沌》三部曲回赠了她。当我在书的扉页上签名时,我记得手在哆嗦,可以想象无论是我个人的名字,还是林韦伶的名字,都一定写得歪歪扭扭,如同鬼画符一般。之后,我的记忆就消失了……

  等第二天早上起来,我才发现我是穿着西装睡在床上的。睁开眼睛的时候,正是早上七点钟整。第二个发现是,夜里睡下时没有关闭卧室的门,好在台北十月底的天气还很热,使我醉卧台北的那天夜里没有伤及身体。唯一让我头痛的是那身西服、裤子,不仅留下豪饮时的斑斑汤痕酒迹,还被我揉得皱皱巴巴的,而当天在台北图书馆“两岸作家展望二十一世纪文学研究会”开幕式将隆重举行。我只好打开箱子,从新更衣,把衣箱翻得乱七八糟。虽然如此,我丝毫不悔昨天晚上的酒醉,试想如果没有我当对杯的靶牌,两岸文友的相聚,将会为之冷寂失色;“两军对阵”,总要有人付出一点“牺牲”,那么就让我担当这个角色吧!

  在那天两岸作家共议二十一世纪的文学会议上,有一个小小的插曲。那就是昨晚与我对饮的作家,见我仍然满面红光地光临会场,觉得有点不可思议,我们之间留下一段如下的对话:

  “你没有被"深水炸弹"击沉?看你当时已经飘飘然了。”

  我说:“下沉了一夜,这不又浮上来了!”

  “你很善饮,咱们找个机会再会一次。”

  “那得要换个地方了,你们到北京去,我请你们喝"酒鬼"!”

  “酒鬼遇酒鬼,不知是你醉倒,还是我们醉倒呢?”

  我说:“久别相逢,双方皆一醉方休,那本身就是一篇浪漫的文学作品。”

  台湾友人们说,那是文学品种中的诗。若然唐代没了李白与酒的潇洒,也就少了很多的浪漫文字。

  一段饮酒的浪漫佳话,就这样留在台北了,但是我却愧对了那位开车从新竹来看望我的朋友。为了表示自己的歉意,到了我们台湾之行的最后一站高雄时,我特意打电话到新竹的朋友家里。我说恳请原谅我那天的失礼,因为文人与酒是难舍难离的,只有将来你们到北京时,我再向你赔罪了!

  电话听筒中传来友人的声音:“我理解你的心情,当时我只是怕你病倒在台北;你很健康就好,请你转达我对你太太的问候。过去不知道你那么爱酒,下次去北京时,我是不会忘记给你带去一瓶"金门高粱"酒的。祝你在返程中一路平安!”

  秋日之夜,偶然翻阅台湾之行的影集时,看见巨才、莫言、张炜、余华、苏童、舒婷、池莉、王安忆、陈丹燕……等众多文友的肖像时,不禁忆起了酒醉台北的往事。此时又适逢十月之尾,便有了这篇关于14年前血浓于水酒醉台北的文章出炉。

  

编辑:卢静

广告

weixn

作者:林俊杰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头条新闻
图片新闻
新闻排行榜